欢迎来到随州外国语学校小学部南校区!返回主站
  • 南校区教学楼
  • 南校区全景2

我眼中的爸爸(七)
2020-07-01 11:07:07   来源:    点击:

我眼中的妈妈

六(3)班  曾小曦

微信图片_20200417121041.jpg



我的妈妈叫康利,是市神经内科二病区的护士长。有一天,妈妈对我和爸爸说:“如果医院要求我们每一个科室派几个人去一线支援服务,我身为护士长,如果我要去,你们同不同意我去一线支援服务?”爸爸说:“去可以,但是前提是做好防护,保证好身体健康。”但是我有些不这么想,我怕妈妈出什么事。最开始,我是反对妈妈去一线支援的,但妈妈对我说:“我知道你是对我好,只是人不要那么自私,要学会帮助别人,多为那些病人想一想,而且,我是一名护士,救死扶伤是我的责任,所以你就让我去吧,我一定保证照顾好自己,保证身体健康!”我只好答应了。

妈妈从一线科室下班回来了,我们问妈妈在一线支援工作感觉怎么样?妈妈只是说还好,说幸好她很瘦,要不然防护服拉链都拉不上来了。其实,我从妈妈回家的状态来看就知道她是很累的,她满脸倦容,头发紧贴在额头上,脸庞上还有一道道深深的压痕,眼角下的脸庞上有一处压痕已经磨破了点皮,但妈妈一直都是一个积极乐观的人,她很少抱怨,总说没事。妈妈还说医院里要求手机随时保持畅通,并且她们这两个月一直都不能休息了,我从心底里更加佩服妈妈的精神和品格了。我正想着要为妈妈做点什么,爸爸就对我说了:“曾小曦,你妈妈天天下班这么累,每天还要早起,所以我们一定要把后勤工作做好。”我愉快地答应了,就这样,每天的早餐和晚餐的洗碗工作就被我包了,午餐和晚餐就被我爸爸包了。

前几天,因为病人增多,妈妈说她们科室已经改成感染病区,从支援一线变成战斗一线了,为了病人康复和防控要求,她要工作在科室,吃住在科室,可能一个多月不能回家。我们嘴里说着支持,心里还是有些担心和不舍。妈妈连夜收拾行李赶到科室,在妈妈住在科室的第二个夜晚,我和爸爸用手机和妈妈视频通话,在视频的另一头,妈妈还在工作着,发根下还残留着几滴汗珠,但妈妈仍然保持微笑,将她那最好的一面呈现给我们,为了不打扰她工作,我们匆匆聊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。

其实,妈妈的工作只是全国抗击疫情的医务工作者战斗的一个缩影,广大像妈妈这样的医务人员都是在舍弃小家保大家。一方有难,八方支援,这让我也深深感受到了善良、无私和勇敢的力量,感受到了国家的强大和温暖,我为自己是一名中国人、一名湖北人而感到骄傲和自豪,我希望,我长大后也能做一个像妈妈那样的“逆行者”。
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我眼中的爸爸(六)
下一篇:我眼中的爸爸(八)

  投诉建议

通过Email将您的想法和建议发给我们

建议:196838679@qq.com

举报:196838679@qq.com

  • Copyright © www.szsfls.com  鄂ICP备08006893号  旧版入口
  • 网站维护:叶睿 / 15337333444   随州炎帝科技支持